与君长留

桃花无尽,与君长留。

情感体悟(非标题党


“你还在嘛”
“我好害怕”
半夜子时,你发给我两条我微信。
我回答了你,一通电话随即而至。
“怎么了”
“我妈妈去医院了,身体好像不大好,不知道什么情况”
我应该是没有听过你那样的声音的。你的声音里有不安,有焦躁,有无力感。
“一定会没事的!”不知道为何,我想不出其他能安慰她的话了。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安心一点。”我又补充了一句。
以往,都是你在陪着我。无论是下课后,无论是打游戏,你都陪着我。那么,我来陪你吧。
答案一开始就是心照不宣的。
陪伴早已成为我们的默契。

记挚友

记挚友
初识她,是小学三年级那会儿。
那时去长白山,有几位陌生的同龄人结伴。两三个男生熙熙攘攘,唯她看上去安静文雅。为一睹天池美景,四千多级台阶,与她相伴上下,那一望无尽的台阶就变得既长又不长了。印象最深的是返回的时候:我与她,还有另外一个年纪稍小的男生,竞争“谁走完台阶”。俗话说“上山容易下山难”,我觉得却不然。一开始蹑手蹑脚地往下快步,生怕一个不小心摔下去,渐渐地,我们都加快了速度,飞奔而下,不畏那陡梯。那种感觉真的好生快活,眨眼间都走完了台阶。至于谁先到下面的,那与我来说,不是那么地重要了。
在长白山那地方与她同住一间房间,我其实挺开心的,只记得和她玩大富翁,其他的有些记不清了。
那之后不久,我与她在同一课外班相遇。一个上午的时间交给了语数外。我仍记得她的数学很好,那是她当时给我留下的很深的印象。她能自己完成数独。那玩意儿对我来说好比天书......
我们相加了QQ,彼此却很少聊天。
四年级暑假时要去日本冲绳,我本是期待着她也会和上次一样,一伙人一起去,可是没能见到她的身影,有点遗憾。
又到了小学五年级吧。我和她又一起上英语课,老师是个黑人老外,当时交流困难得不行,所以手机上的翻译软件是每节课的必备。一直上到后来,课程越来越难,教室里坐着的同学只剩下我与她二人。怎么说吧,那段互相扶持的时光其实也是蛮艰难的。
从上英文课开始,交流渐渐变多了,虽然初一之后,英语课不上了,我们却依然保持着联系。
六年级的暑假去了美国,这次她来了。我很开心。每天在大巴上在几个州间来回辗转,我们坐在一起看着手机,聊着天,分享着一些耽美。她很喜欢佐鸣,也很喜欢米英。在即将回国的候机时,我开了个玩笑,亲了她的脸颊一下。她妈妈没有再让我与她飞机上同座。
那是初一的暑假前。不知为何,我认她做了妹妹,关联了QQ号,还开始了微信语音,一起打游戏。每个周末,每个假期,都有着她的声音萦绕耳畔,让人觉得安心。语音成了我们不用言说的默契。
初一的暑假是加拿大。她依然与我结伴而行。与以前不同,少了点稚气,多了点成熟。那时的她给我最深的影响是:沉迷sif无法自拔。参观景点时,我们总是走在一起,仿佛有说不完的话。
现在,与她相约在新概念三。她不太喜欢英语,我知道,但我很希望能有她的陪伴一起上课。她回应了我的期待。我们一起成长着。
每次下课后,我要从六楼乘电梯到一楼,而她只要去五楼等她妈妈一起回去。走楼梯更快可是她没有,她选择了一起坐电梯。我理书包有些慢了,她会等在教室门口,我没有说,彼此却心有灵犀。
真的我很高兴,很高兴能认识她,很高兴能和她经历许许多多。有她一直的陪伴,真好。
愿我们两个风华正茂的青葱少年能彼此相伴,互相扶持。我们吵架几乎没有,如果有,我也希望不要太生气。如果我因为情绪失去了控制而失去她这个妹妹,我会很后悔的。
愿我们将来是一辈子的朋友,一辈子的兄妹。